《主場》當代藝術展 – 白盒子藝術館開幕暨
2009.10.17 - 11.03

新聞稿

《主場》當代藝術展 – 白盒子藝術館開幕暨


2009年10月17日下午3點,由著名策展人顧振清先生策劃的當代藝術展--《主場》在位于北京798藝術區的白盒子藝術館拉開帷幕。展覽共邀22位參展藝術家,分別是:曹暉、崔岫聞、方力鈞、葛非+林縝、蔣志、李暉、李頌華、林一林、繆曉春、彭弘智、喬遷、沈少民、史金淞、隋建國、孫原+彭禹、王度、王興偉、翁奮、吳玉仁、西安派、徐小國、許仲敏。

展覽主題源自一些藝術家的共同立場,可以解釋為對全球資本主義價值體系的一種不合作態度,是對消費社會決定藝術市場的一種態度超越。

策展人顧振清認為:“新世紀以來,當代中國藝術在全球視野中崛起,幾乎成了不爭的事實。與歐美一些藝術中心城市和老牌的國際藝術展會相比較,北京、上海等地的中國藝術現場屬于新興國際舞臺。但是,就中國藝術而言,歐美展場畢竟是客場,難以充分實現自身價值。中國國內的現場才是主場。…而主場不僅是中國的主場,也是世界的主場。中國主場的打造,既要擁有主體性構建的價值支撐,又要納入全球當代文化力量的參與。唯如此,中國大大小小的藝術現場才能成為立足于中國本土的、有中國風骨的國際藝術主場。”

《主場》當代藝術展同時作為白盒子藝術館入駐798藝術區,新館開館的一次開幕亮相及展示。

白盒子藝術館由北京白盒子文化藝術公司投資創建,是國內民營資本打造的藝術展覽館。白盒子藝術館以當代文化的多功能需求為目標設計規劃,旨在構建集藝術展覽、藝術論壇、學術交流、實驗教育、設計創意為一體的跨界交流平臺,以分享溝通、包容協作、服務交流的理念闡釋其“藝術改變生活”的宗旨。

藝術館關注國內國際當代藝術的發展動向和最新思潮,以舉辦中國當代藝術的展演活動為方式,推動中國當代藝術與國際文化藝術的交流,并將長期致力于跨界藝術的展覽展示、學術推廣、資源整合和平臺行銷,強調國內外藝術交流的互動與傳播,為藝術產業化的發展探索新路。 藝術館將定期舉辦各種藝術學術論壇,邀請國內外知名藝術理論家、學者、批評家、策展人進行藝術學術報告,挖掘藝術資源,信息共享,以促進跨界互助合作,同時普及藝術教育工作,豐富廣大觀眾精神生活。藝術館還將積極致力于發現、培養、推出年輕的新銳藝術家。

策展人文章

主場的動力學

策展人顧振清

新世紀以來,當代中國藝術在全球視野中崛起,幾乎成了不爭的事實。與歐美一些藝術中心城市和老牌的國際藝術展會相比較,北京、上海等地的中國藝術現場屬于新興國際舞臺。但是,就中國藝術而言,歐美展場畢竟是客場,難以充分實現自身價值。中國國內的現場才是主場。

中國作為當代中國藝術的主場,其實先天條件并不優越。上世紀末,當代藝術在中國社會幾乎還是一種意識形態屏蔽下的地下藝術。但是,2000年以來,隨著當代藝術展覽不斷沖撞社會公共視野,當代藝術才逐漸獲得公開、合法的文化身份。隨之而來,居然是當代藝術在中國主場的茁壯成長,以及始于2005年的勃興和爆炸性增長。

先前,在客場語境中,藝術家對中國身份的自我焦慮幾乎變成一種無意識控制,使其創作不得不與外部需求和外部口味作所謂的“國際接軌”。作為國際藝術消費餐桌上的一道文化春卷,當代中國藝術往往跟地緣政治、意識形態和異國情調等等因素密不可分。2005年后,中國藝術又被異化為投資對象、市場泡沫或票房毒藥。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縮寫為CCA)這個詞組在全球的流行就是一個問題,這個詞組對應的中文是“中國當代藝術”。但這個CCA的概念,它在國外客場的看法和在中國本地主場的看法有巨大的差別。在國內的語境中,中國當代藝術被認為是一個很正常的詞匯。它可以被用來描述、覆蓋多種含義。最大的公約數就是描述當代中國的藝術現狀。它既可以是當下藝術的總量,又可以是極具現在進行時特征的藝術。它還被用來聚焦一些比較實驗、比較前沿的藝術現象。中國當代藝術這個概念雖然有各種解釋和定義,但是它在國內認知和解釋重復率比較高,而且有一種約定俗成的、互相覆蓋的特點。但是在歐洲,或者在美國,人們一用Chinese Contemporary Art一詞,馬上就特別奇怪地跟那些中國熱、藝術泡沫市場、藝術中流行的中國元素有關系。這實際上是跟歐美從1980年代起舉辦、接受一些中國藝術展覽時慣常摻入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思維有關。那些一水兒紅色封面的畫冊、鑲嵌CHINA字樣的展覽主題,形成了一種針對當代中國藝術的固定視角。許多歐美人甚至只把中國藝術當作反射中國政治現狀的一面鏡子、或解讀中國社會的一把鑰匙。說是有色眼鏡也好,說是偏見、口味也好,總之CCA成了一種歐美與當代中國價值觀外交的產物。CCA這個外在的概念,曾經給中國藝術家的創作和國際交流帶來種種圍繞中國身份的陣痛和焦慮。近二十年來,在歐美藝術圈的諸多國際藝術現場,中國藝術在跟老外進行客場交流時,CCA有色眼鏡往往先入為主,影響所及,中國藝術家容易被想象、被設定,或被動地產生一種曲意迎合、對號入座的心態。

好在,當下中國藝術家的作品正在走出CCA概念的怪圈。中國本土的藝術現場也逐漸被藝術家認同為自身創作、展出、交流、生效的主場。近幾年來,藝術家的作品強調個性化,個人意識和語言取代了集體意識和社會性敘事,其視覺元素和表述方式有了諸多新的特點。單看作品,觀眾已難以判斷藝術家的國籍、年齡等身份特征。究其原因,有二:其一,藝術家的中國身份焦慮逐漸淡化和消失。中國藝術家的視野豁然廣闊,不但自由討論全球問題,也會深度切入歐美話題。他們關注和追究的人性問題,更具有普世價值和意義。打中國牌往往成了藝術家不自信、不成熟的表現。其二,藝術家的狀態讓人沒法給他做年齡段的歸類和劃分。實驗、創新不分先后,在許多作品現場,人們看不出藝術家到底是60后、還是70后;更看不出作品對于哪一個年代的集體記憶、意義和使命有一個承擔。


從當下藝術創作的表象看,主場的動力一是來自野蠻生長,二是來自體制化慣性,三是來自開放性成長。但究其實質,主場的動力來自一種當代藝術在中國的文化自覺,一種文化主體性的自我建構。

當代中國藝術的主場境遇也不盡理想。藝術家職業化的努力其實是決絕于舊有體制,先于圓明園、后到宋莊“落草”的藝術家們分明是一個個自我雇傭者的生存群落,甚至連自由棲居的權利有時也會被政治權力話語或城市化運動所干預。好在叢林原則和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極限磨練,激發了藝術家的求生、甚至求發展的能力。野蠻生長無疑是所有體制外藝術家的生存秘笈。野蠻生長使藝術家歷練出不拘一格的本領和一種善于打破各種條條框框的成長經驗。

時至今日,野蠻生長成為當代藝術在中國發展的某種硬道理。缺乏官方政策和資本的推動,缺乏主流社會的認同、反饋和滋潤,缺乏基金會制度的后援,當代藝術還是在中國大陸幾大中心城市極為頑強地存活下來了,并在798等一些創意產業區域興旺起來。當代藝術還在藝術市場和社會流行文化層面確立了一定的正統地位以及價值標準。海外包抄本土、都市影響外省和鄉村,中國藝術家的生存機智和曲線戰略,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當代藝術的社會神話。山寨式的野蠻生長,是藝術家在中國主場尋找生存空間和精神家園的原始動力。

當代藝術在中國的體制創新和體制更新,其實也是一種體制化慣性。新世紀以來,藝術體制的健全、藝術生態環境的完善早已成為當下中國藝術自我建構的基本方向。體制雖常摻有惰性,卻能鞏固根基,盤活社會資源,解放藝術生產力。因此,沒有主場體制建設的動力,當代藝術就難以構成引領中國社會的主流價值,更難以營造綿綿不斷的增長勢頭。

開放性成長是當代藝術在中國新的國際語境,也是推動主場建設的動力源之一。中國主場無疑也是國際主要藝術現場之一,被賦予、被代表、被希望,便是主場情結在全球化時代的開放社會中不斷滋長的必然結果。中國主場的開放既是對國際藝術社會的開放,也是對未來的開放。

從實踐角度來看,中國的藝術家虛擬了一個當代藝術的自身界限,即一種文化主體性建構的邊界。中國當代藝術要解決的問題非常多。藝術家在個體性層面、空間層面、觀看制度層面、方法論層面、價值觀層面等等都存在著這樣或那樣難以回避的問題。中國藝術家試圖介入、并解決這些問題的努力,使他們的實驗現場成為整個全球當代藝術實踐一個重要而不可分割的部分。中國藝術家所面對的前沿問題其實就是全球的問題、就是人性自身的問題。但是,藝術家針對文化主體性建構的虛擬情結,卻凸現出一種當代性的追究。即,有沒有中國當代藝術自身的元問題?有沒有中國當代藝術自身的前沿問題?伴隨著詰問和各式回應,中國當代藝術建構自身價值的理性努力,在切切實實的當代性積累中透析、凝聚為一種深具文化自信的主場動力。

這幾年,中國藝術家邊創作、邊討論,實踐的推進和理論的建樹互為表里、互為印證。于是,藝術家在諸多藝術現場的討論形成了一些話語云霧,關于藝術元問題,關于藝術前沿問題,以及兩者關系問題等等。中國藝術的主場平臺已經有非常多的討論、非常多的實驗、非常多的方案。其中還有許多大型個展、許多小制作、許多持續性的小成本、小規模的群體展覽行為。這些藝術現場積累了藝術家相當可觀的自我創新經驗和話語。在話語云霧的伴隨下,中國主場這個新國際平臺的活力是不言而喻的。藝術家討論的問題既有操作、實踐層面,又有意識、精神層面,尖銳而又實際。藝術討論的語境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理論的話語準備。充分的理論準備使得藝術家獲得一種強勁的精神實驗力量。他們在人類已知和未知領域交匯的許許多多臨界點上,做出了跨越邊界、或拓展邊疆的努力。

其實,2009年,在中國本土現場發生了一些被稱為具有重量級影響的藝術家個展,如隋建國個展《運動的張力》、顧德新個展《2009-05-02》、孫原+彭禹個展《自由》、MadeIn個展《看見自己的眼睛:中東當代藝術展》,這些展覽和許多頗具實驗性的群展現場一起,建構了一個非常開闊的實證式語境,預示了當代藝術一個影響國際觀瞻的中國現場的出現。

對于方法論的梳理和批判,現在卻幾乎成了中國前沿藝術家的一種自覺。批判的武器,與對武器的批判,不再是二元對立的結果。藝術家在靈活應用武器時,在思維方式上尋求解放。他們實際上還是想回到藝術問題的“根”上去,尋找中國藝術自身的元問題。諸如國家權力問題、集體無意識問題、法律和道德底線問題、空間權力問題、觀看制度問題等等。其中,有些是屬于全球藝術的共同問題,有些卻僅僅是中國當代藝術自身的問題。而觸及藝術自身的元問題,有助于藝術家的理論探底工作,更有助于他們在鞏固理論基石后的再次彈跳。中國藝術家通常并不是有意識地去考慮中國當代藝術的元問題,只是在工作當中遇到了一些困惑,在尋求解決方案的時候才會展開一些反思,從而觸及這類元問題。因此,藝術家對中國藝術元問題的追究反倒成為學術前沿。畢竟,中國藝術的前沿問題仍然是主體性的建構和自身價值的建設。這是中國主場建設最迫切的工作。對比而言,批發一些歐美時髦、或曾經時髦的文化議題,如奇觀、后殖民、帝國等等,用以武裝自己,并不有助于主場的自我創新和自我建設。這只是一種錯把他鄉當故鄉的時空錯亂而已。

當下,一些中國藝術家積極挑戰、解決內心空間羈留的一個個藝術元問題。他們深知藝術元問題也是藝術的核心問題。在藝術家的文化應對策略上,他們不斷更新的藝術形式和方法,畢竟跟以前藝術工具論的老手法、老準則拉開了距離。其實,藝術家這種覺醒也許來自身體內部的下意識,也許來自一種思想內部的自省風暴。從藝術元問題出發,他們對既有的藝術行政體制、展覽體制、觀看制度、乃至策展制度等做出反省,甚至在反省中換跑道出發,打破路徑依賴。這構成了現在不少中國藝術家工作的新線索。這些線索有可能在幾年后歸入美術史的范疇,然而,也有可能只是一種一時而終的思潮和現象。中國藝術家的創作有時呈現較大的跨度、有時呈現對自身積累的背離或超越。但這并不是壞事,這說明他們對于更換跑道的變化已經駕輕就熟。他們覺得不能老是畫一個LOGO圖式,秀一種形式,追究一種方法,或者表達一種世界觀。他們一旦發現哪條線索已然構成線性邏輯慣性,就開始有一點警覺,然后跳開,找到新的可能性。不斷跳線、不斷跨界之后,一些中國藝術家的現場經驗和現場思考甚至超越了當下的知識系統,變得連自己和他人都難以把握、甚至難以定義。在這樣一個情形下,藝術家在創作上獲得的是一種更加陌生、卻又更加自由解放的精神狀態。因此,就中國主場而言,如果尊重藝術家追究中國當代藝術元問題的這樣一種經驗、一種現象,然后再把這種經驗、現象放在一個恰當的位置上,當代中國藝術的主體性也許就會浮出真實的海面,而非僅僅沉默在虛擬的邊界。CCA的概念也許需要詞語的新老更替。CCA完全可以讓位給英文的Chineseness,中譯為“中國性”這樣的一個詞匯;或者替換為Chinese Value,即“中國價值”這樣的詞匯。那么,這些詞匯雖具臨時性的特征,卻有可能把一些歐美語境中的老概念及其附加值替換掉,從而讓舊有的CCA概念所形成的精神控制以及藝術家標準化作業式的創作灰飛煙滅。詞語更新,有助于中國主場語境的自我廓清,更有助于藝術主場概念的理論筑底。主場根基的培育和鞏固,不僅需要觸及、解決中國當代藝術的元問題,而且需要刷新價值取向、創造性地構建文化主體性。

伴隨中國的大國崛起,國際和國內的當代藝術圈自身也形成了一個名利場社會,藝術權利再分配體系更導致了一個個新的成功學途徑。因此,中國的一些藝術元問題的理論追究也有現實層面的針對性。它們不但與中國當代藝術在國際社會的定位、價值取向和權利分配發生關系,而且與當代藝術在中國社會的體制建設、價值觀和權力話語發生關系。當下,有些現狀并沒有改變。比如中國藝術體制和生態建設必須達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才能被歐美接受為具有國際貢獻的當代藝術現場?中國當代藝術需不需要這種接受面?這些問題也需要探討。中國藝術很多層面上的理論問題,實際上是中國當代藝術在國際現實格局中不斷發展、博弈而產生的應用對策,是在一個個見招拆招的應急狀況下產生的即時方案。理想的理論建設環境并不存在,長線的文化建設藍圖只能被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更換。因此,在中國藝術家紛繁復雜的藝術實踐面前,策展人和批評家要做的首要工作就是及時跟進。在理論跟進之中,藝術家對一些中國藝術元問題的追究才會生效。還有,中國的當代藝術的定價權實際上也不在中國主場手上。雖然中國有這么大的藝術圈子、這么大的藝術品生產規模,但是當代藝術的價值標準和定價權仍然操控在歐美少數人的手上。也許,只有藝術主場的國際化建設能夠強大到主導價值取向、輸出價值標準的時候,中國當代藝術才能自己說了算,而且還能影響一大片。主場的動力不僅受制于自身的資源,當然也會回應外在的壓力,參與內外力量的循環和平衡。中國主場不是一個精神孤島,它是國際藝術權力話語此消彼長的一個鮮活的現場和舞臺。

主場不僅是中國的主場,也是世界的主場。中國主場的打造,既要擁有主體性構建的價值支撐,又要納入全球當代文化力量的參與。唯如此,中國大大小小的藝術現場才能成為立足于中國本土的、有中國風骨的國際藝術主場。
主場的真正動力其實是中國的藝術家,是藝術家身上革故鼎新的非凡創造活力。


2009年10月12日草場地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 窗外150cmX70cm 2007
  • 你聽見了嗎?300cmx布面油畫 2008
  • 聽。不聽 實物油畫 2009
  • 窗外
  • 事件日志
  • 臺球桌
  • 聽見
  • Untitled 1 pencil and acryl on canvas 50x50cm 2009
  • Untitled 2 pencil and acryl on canvas 50x50cm 2009
  • Untitled 3 pencil and acryl on canvas 50x50cm 2009
  • Untitled 4 pencil and acry on canvas 50x50cm 2009
  • 樊女王 230x175cm 2009
  • 高跟鞋 200x80cm 2009
  • 女王高跟鞋 's 180x210cm 2009
  • 物證4 91x73cm 布面油彩1999
  • 哪里的新世界
  • 偏見系列+8號
  • 偏見系列+9號
  • 偏見系列+10號
  • 傾軋
  • 窗外150cmX70cm 2007
  • 你聽見了嗎?300cmx布面油畫 2008
  • 聽。不聽 實物油畫 2009
  • 寶石4__布上油畫__100x80CM__2008
  • 狂風中的氈帽
  • 露天電影__布上油畫360x250__2008年
  • 隧道_布上油畫 雕塑160x150x40__2008年
  • 在一九八七_年___布上油畫_190X150CM_2008年
  • 真空妙有4
  • 真空妙有4 拷貝
  • DSC001
  • 2015時尚壁紙-1 拷貝
  • 2015時尚壁紙發布-2 拷貝
  • 2015時尚壁紙-1 拷貝
  • 2015時尚壁紙發布-2 拷貝
  • “我們信賴上帝”1
  • “我們信賴上帝”局部1
  • “我們信賴上帝”局部3
  • DSC_0007
  • 籠子說明
  • V001
  • Untitle
  • 凱旋2號
  • A
  • DSCP
  • DSC02
  • DSC04
  • DSC05
  • DSC06
  • DSC07
  • DSC08
  • 圖片 01
  • 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
  • 世界地圖
  • 標準像
  • DSC1
  • DSC2
  • DSC3
  • DSC4
  • DSC5
  • DSC6
  • IMG_9175
  • DSC1
  • IMG_8363
  • img024
  • 未標題-1
  • P5220003
  • WXW_Chinese_Brush
  • DSC01
  • DSC02
  • DSC03
  • DSC12
  • DSC07481
  • 箱子
  • 《時間輪No 1》 機械裝置



媒體報道




32张扑克牌是哪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