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迪亞哥·達涅茲 :回到自然
2019.08.29 - 10.10

新聞稿

2019年8月29日,西班牙著名藝術家桑迪亞哥·達涅茲(Santiago Ydanez)在中國第二次個展—“回到自然”即將在白盒子藝術館又一次隆重地拉開帷幕。此次白盒子藝術館作為主辦方非常榮幸地邀請藝術家本人到京駐地創作,并且本次展覽由蘇珊娜·桑斯博士(Dr. Susana Sanz)即2017年“桑迪亞哥·達涅茲:恰似考古的繪畫”后再一次擔任策展人,將呈現藝術家桑迪亞哥·達涅茲(Santiago Ydanez)2019年于白盒子工作室創作的20余件作品.


策展人蘇珊娜·桑斯(Susana Sanz)將桑迪亞哥·達涅茲(Santiago Ydanez)本人定義為在山林中忘我的“捕獵者”。他能捕捉到別人無法察覺的鳥叫聲,洞曉神出鬼沒的動物足跡,畫家的妙筆將這些生物賦予了新生命。桑迪亞哥·達涅茲(Santiago Ydanez)在中國舉辦的第二次個人展覽正是以一幅描繪冬季景色的畫作開篇。此刻,他選擇“回歸自然”,并通過作品提醒我們,人類只不過是充滿力量的大自然中的滄海“一粟,大自然讓人陶醉,但同樣有著毀滅一切的力量。桑迪亞哥·達涅茲(Santiago Ydanez)在畫作中賦予了景色及動物巨大的頭部和人類肖像相同的尊嚴和重要性。他選擇了遠離在勢不可擋的全球化現象中已經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的西方文化中源自希臘-羅馬文明的人類中心主義。


自然主義者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ureau)曾經在一間瓦爾登湖畔的木屋中與冬天的動物共同生活了兩年兩個月零兩天,他渴望在叢林中得到最基本又很現實的教育以及深深的把握住生命的精髓,免得在臨終前度過一場非生活的生活。出于相同的尊重自然和追求和諧的情感,桑迪亞哥·達涅茲(Santiago Ydanez)筆下的大自然有著最理想的美,但同樣危險甚至致命。與《瓦爾登湖》中的文字一樣,他的繪畫所要傳達的是呼吁現代人意識到改變與自然界破壞性的關系 :這一生活范式已經迫在眉睫,來自生態環境的挑戰是人類今后幾年將要面臨的最重大的挑戰。本次展覽將持續到10月10日。


策展人文章




桑迪亞哥·達涅茲回到自然 

我步入叢林,因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義,只面對生活的基本事實,看看我是否能學到生活要教育我的東西,免得到了臨死的時候,發現我根本沒有生活過。我不希望度過非生活的生活,生活是這樣的可愛;我卻也不愿意去修行過隱逸的生活,除非是萬不得已。我要生活得深深地把生命的精髓都吸到。

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ureau 

《瓦爾登湖亦或回到自然》(Walden or Life in the Woods 

幾行足跡通向莫雷納山脈的深處。突然,有什么東西讓足跡停了下來。一種動物發出的難以察覺的聲音。發情的雄鹿開始吼叫。作為同一代西班牙畫家中的佼佼者,桑迪亞斯·達涅茲Santiago Ydá?ez有著“捕獵者”的靈魂。他能夠捕捉到別人無法察覺的鳥叫聲以及神出鬼沒的動物的足跡,它們在畫家的妙筆生下獲得了生命。這位在山林中忘我的“捕獵者”也對德國文化的技藝、集市中的巴洛克古董著迷,他也會在羅馬的平民餐館中品嘗萊昂納多·達芬奇發明的菜譜。

但是桑迪亞哥·達涅茲總是回歸自然,回歸山林。他在中國舉辦的第二次個人展覽正是以一幅描繪冬季景色的畫作開篇。畫家通過作品提醒我們,人類只不過是被白雪覆蓋的,壯美的,充滿力量的大自然中的“一粟”,大自然讓人陶醉,但同樣有著毀滅一切的力量。中國山水畫大師們似乎早在德國浪漫派之前就已經認識到人類只是大自然中的一部分,就像那云霧繚繞的山峰和曲折的山路中的人形筆觸。桑迪亞哥·達涅茲在畫作中賦予了景色及動物巨大的頭部和人類肖像相同的尊嚴和重要性。他選擇了遠離在勢不可擋的全球化現象中已經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的“西方文化”中源自希臘-羅馬文明的人類中心主義。


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ureau在一間瓦爾登湖畔的木屋中與冬天的動物共同生活了兩年兩個月零兩天。出于相同的尊重自然和追求和諧的情感,桑迪亞哥·達涅茲筆下的大自然有著最理想的美,但同樣危險甚至致命。與《瓦爾登湖》中的文字一樣,達涅茲的繪畫所要傳達的是呼吁現代人意識到改變與自然界破壞性的關系 — 這一生活范式已經迫在眉睫。來自生態環境的挑戰是人類今后幾年將要面臨的最重大的挑戰。

策展人Susana Sanz



展覽現場




作品




媒體報道




32张扑克牌是哪几张